2015
04.27

[授權翻譯][NC17]To Rattle the Stars VII

Category: Cherik

Chapter4
“再拉緊點。”

“正在呢。”

“還不夠力,現在拉。”

“我可沒有你那條能夠舉起自身五倍重量的該死的機械臂—”

“現在好多了。綁緊它,動作要快別猶豫。”

Charles圍著底部的凹槽繞了一圈,打上了Erik幾周前才教會他的那個結,緊繃的繩索像是抗議一般發出嗖嗖地聲音。他直起身子歎了口氣,站在桅杆上輕輕晃了一下綁在腳踝的腳纜。

Erik站在不遠處的桅頂橫杆上,斜倚主桅。“挺好的嘛。這挺簡單的對吧?”

“這麼做到底意義何在?”好不容易終於綁緊遺產號第三桅杆上的船帆的Charles背脊有些發麻。之前他小心翼翼把那張大帆收起,仔細折疊好上面細密排布的太陽能電池,可他不過是轉了個身的功夫,躁亂的狂風就把這帆重新灌滿。

“至少現在你知道怎麼使用帆纜了。”Erik漫不經心地說,輕輕彈了一下圍著自己轉的夜行者。Erik總會在適當的時候及時伸出援手,如果不是有他的幫助,Charles大概永遠也不會完成這項工作。不過大多的時候他都只是在一旁看著累得半死的Charles騰來騰去。“如果你想要在宇宙間航行,掌握纜繩的使用是一項重要的技能。”

“得了吧。”Charles小心翼翼轉身,蹲坐在吊杆上,把玩先前綁緊的繩結,“你不過是實在找不到能讓我做的事罷了。”

“如果你喜歡我可以讓你再拖一次甲板。”Erik眼裡泛著光,居高臨下地看著Charles逗趣地說,“不過我猜你更想要學點有實用的東西。”

Charles綻出一個微笑,溫暖的感溢滿心間。“謝謝你。我雖然總是對你不滿,但是說真的,我還是挺喜歡現在這樣的。”

“是麼。”Erik乾巴巴地說,一手抓過夜行者,冷不丁地將他朝Charles臉上拋去,啪地正中目標。

“別敲我!”Charles對著變成了一隻嗡嗡亂叫的蜜蜂後欣喜如狂地繞著他轉悠的夜行者大聲抱怨。

敲敲!敲敲!敲敲!

Charles笑著拍了拍他,夜行者向下飄去,變成了一張向外伸著舌頭的大嘴,朝他做鬼臉。

“你這小惡魔。”Charles柔聲道。溜到甲板上的夜行者搶走了幾個海員的帽子之後被人追的團團轉。Charles看見其中一人被地上一疊繩索絆倒時忍不住笑了起來。只聽哐嘰一聲,那人摔了個四仰八叉,那巨響都傳到他們這兒了。

Erik無動於衷,定神一看才發現Erik神情嚴肅地望著自己。Charles捏緊了手中的繩結。他又想起了兩天之前的那個夜晚,他們在甲板上的對話,以及Erik緊緊裹著自己的懷抱。不過真相並其實是——他就從來沒有停止回憶當時的情景。

“怎麼了?”他冒冒失失地開了口。

“沒什麼。”Erik故意雲淡風輕地說。Charles朝他翻了個白眼。

“那算了。”

“在Montressor星上有什麼好玩的?”經過了寂靜得只有狂風在耳邊呼嘯的幾分鐘之後,Erik突然開口。遺產號已經在這廣袤無垠的深空中航行了好幾天,逐漸深入那不曾有人闖入的區域。“想必你也不會整天都呆在家給你繼父洗盤子。”

“怎麼,你覺得他會像你一樣嗎?”Charles戲謔地說。這回翻白眼的人變成了Erik。“當然不。我沒事就會衝浪。我技術可好了。”

“正規的衝浪板?”Erik冷冷地問,但掩蓋不住他眼中的興趣。

“我自己做的。”Charles堅決地說,“我一直在不斷改進,可惜從來沒有真正完成過。本來我還想找Hank要點材料的—”他伸手指了指這船和那片廣闊的星空,“—在這一切開始之前。”

“滑板。”Erik重複了一下,“那你有幾台?”

“每次都只有一台。”Charles咧嘴,自嘲地笑了笑,“因為每次員警抓到我之後都會被沒收。”

Erik忍俊不禁,爽朗的笑聲和那天在和別人一起玩撲克時一模一樣。Charles被這聲音感染,情不自禁地也笑了起來。“看來呀,Xavier先生,你也有這樣鮮為人知的一面啊。想不到你竟然是個少年犯。”

“恐怕沒什麼資格說我吧,Lehnsherr先生。”Charles裝出一副責備的語氣。

Erik搖了搖頭,再次笑了起來。“沒錯。”他隨聲附和,“沒准還真沒有。”

“嗯。”Charles逗趣地說,“不過你還是很誠實嘛。”

“你沖過浪,那你可曾試過駕駛快艇?”Erik坐著了身子,用銳利的目光看著他。

Charles搖頭。“沒有。”

“很好。”Erik朝他招招手,“今天是你的幸運日。”

X

他們兩人把懸掛在遺產號船艙內部的八尺小船放了下來。Erik拉動操縱杆,伴隨一聲巨響,船底艙門打開了,下面是一片看不見盡頭的空海。

Charels和Erik分別站在船頭與船尾,拉扯著繩索,小心翼翼地將小艇豎直降下。Charles雙手緊緊拽著繩索,盯著上方懸掛的滑輪,在Erik的指示下手忙腳亂地解開了繩結。從船底的艙門搖搖晃晃地將小船放了出去。

Erik向下跳入那小舟內,在搖晃的船內展平了自己的雙臂保持平衡。等船身再次穩定下來之後,他抬頭看看Charles,期待地向他伸出了手。“跳下來吧,很近的。”

Charles猶豫片刻,握著Erik的手,跳入了下方離自己幾英尺遠的的船內。他一個趔趄,船身又開始左右搖擺。他本能地抓住Erik的肩膀,Erik從容地抱著他,一把將他穩住。

“謝謝。”他說,臉正貼在Erik胸口附近。

“幫我把船頭的繩索也解開。”他鬆開了手,放開了依舊貪戀這片刻溫暖的Charles,“然後坐在這,你來掌舵。”

Charles起身繞過木制的座位,彎下腰避開帆桁,沿著桅杆向船頭綁著繩索的位置走去。解開繩結的瞬間船身向前傾斜,不過很快Erik也將船尾的繩結解開,船身再次恢復水準。他們的船緩緩落下,搖曳在虛空之中。Erik擺弄舵柄上的按鈕,Charles默契地揚起了太陽能帆。比起大船上的巨帆,這艘小船對台來說簡直是易如反掌。

兩人一起擠在舵柄前狹小的空間內,Erik溫暖的軀體貼在Charles身上,彼此的腿碰在一起。Erik在Charles旁邊,他的手覆在Charles的手上,指導他駕駛這艘船。他們緩緩地從遺產號巨大的陰影 下駛出。

“這個按鈕是火箭推進器。”Erik解釋地按了一下,整艘船突然猛地向前一沖,“拉起這個控制杆就能停下。除非是在和別人進行比賽,技術高超的人基本上不會一開始就使用推進器。”

“你這是在考驗我嗎?”Charles笑著問了。

“也許吧。”Erik淡淡地笑了笑作為回應,“除此之外,我也沒有什麼好跟你介紹的了。這艘船的操作和太陽能衝浪板差不多。好好感受,她會如你所願的。”他鬆開了手讓Charles獨自握住舵柄。“慢慢來,等你熟悉了之後再——”

Charles用拇指按下按鈕,推進器爆發出一陣狂野的轟鳴,沖入宇宙。Erik的抓著重力場內的船沿,黃綠色的星塵四處飛濺,所到之處都鋪滿了這些細小顆粒。Charles興奮地大笑,打了一個右舵,改變了前進的路徑,船帆瞬間被吹滿,獲得了巨大動能的船體全速前進,眼前的景象都在這疾馳的速度中變得一片模糊。

他在星屑中迂回穿行,繼續向深邃的宇宙深處駛去。穿越了一片星雲之後他突然停了下來,船尾拖著長長的塵埃尾跡。Charles駕駛著船接連做了好幾個空翻,桅杆和帆桁都在不安地嘎吱作響。他更加放肆地操縱著,滑翔在繁星之間。星塵在他們四周映耀著光,仿佛整整個宇宙都在閃閃發亮。

“不賴嘛。”Erik絲毫沒有掩飾自己滿意的情感。鬥志高昂的Charles朝他點了點頭,“看啊。”

熊熊燃燒的彗星在他們附近經過,迸發出奪目的光彩。Charles抬手遮擋這刺眼的光線,繼續把船朝它開去。顯然他們並不可能超越這疾速橫穿宇宙間的彗星,Charles與Erik相視一笑,擺弄舵柄把船向著彗星那充滿冰晶的尾部開去,暴露在寒冷的溫度中。凝固的水分子與氧分子吹在Charles的臉上,接觸到溫暖的體溫之後它們重新融化,覆在Charles的臉上,發出淡淡的光澤。情緒高昂的Charles繼續朝著彗星的尾部飛去,整個世界都變成了一片亮藍色。Charles縱情地大笑,沉醉在這純粹的喜悅之中。

他掉頭把船往回開,從這冰流中脫身後,他扭頭看著身後那碩大的彗星繼續在這篇星空中持續它孤獨的旅途。它越走越遠,冰晶的尾跡逐漸消失不見。他擦了擦梁上的水痕,重新啟動了小船,逆行的風吹散了聚集在太陽能帆上的水珠,駛向了依然在穩步朝著目的地航行的遺產號。

“你真是個天才。”Erik懶洋洋地靠在椅背上評論,“所以說在Montressor星上到底有多少像你這樣駕駛太陽能衝浪板的神童與傑出的棋手啊?”

Charles放鬆了一下雙肩,把船緩慢地靠近了遺產號右舷處幾尺開外的地方。“也並不是說我就想呆在Montressor星上。”他也舒適地靠在椅背上,抬頭仰望四周的星辰,“但我別無選擇。自從Cain離開之後,我的繼父變得更加疑神疑鬼,咄咄逼人。他甚至都不讓我去找Hank,更別說談論什麼離開星球的事了。大概唯一讓我覺得比較愧疚的,就是我母親了吧。”

Erik沉默了一會。“你的生父怎麼了?”他突兀地問了一句。

“在某日下午他飲彈自盡了。”Charles說著,出奇的冷靜。“完全就是出乎意料的一件事,根本都沒明白緣由。我們一直是一個快樂的家庭,至少在我看來是這樣子的。當時我什麼也不知道,畢竟我只有五歲。”他聳肩,“但是不管怎樣,就算我是多麼渴望離開Montressor星,看看外面的世界,我也不想留下我母親獨自一人。僅此而已。”

“那這一次呢?”Erik輕聲問道。他一直都像這樣表達自己的關切,但從來都是泛泛而談,並不會涉及自己的真心與感受。不過Erik的意見與點評都會讓Charles猶如醍醐灌頂。

“她選擇讓我離開。”Charles的聲音很輕,他擠出一個苦澀的笑容,“到頭來才知道,她都已經為這一天的到來做好了充足的準備。說來也是,畢竟我不是小孩子了。”

Erik示意Charles接著往下說,但他真的不知道還有什麼可以補充的了。兩人就這樣靜靜地在寧靜的海洋中舒適地航行。是時候該返回遺產號了,他們已經在外面閒逛了整個下午,也該到了準備晚飯的時候。但他們依然無動於衷,兩人緊貼的軀體之間只隔著舵柄,安然閒適。

“教會我做飯的人是我的母親。”Erik若有所思地說,這段話勾起了他遺忘了多年的記憶。Charles恣意放鬆自己,內心卻高度集中,渴望地等待Erik接下來與他分享的內容。“她教給我的那些都是最好的”

Charles張嘴尋思著說些什麼,可到最後出口的話卻變成了這些。“想必她一定以你為榮。你用這些菜肴填飽了那麼多人的肚子,這不正是一個廚師所追求的麼?”

Erik又嘀咕了幾句。“她已經去世了。”他的聲音很輕,把膝蓋往Charles那邊靠了靠,舉起自己的機械臂晃動了幾下手指後拍了拍自己的機械腿,“就在我獲得這些的同一天裡。也算是一個轉折點吧。”

“估計你當時一定很崩潰。”Charles小聲地說,偷偷朝他瞄了幾眼,但願他已經從這之中走了出來。他並不想讓Erik覺得自己在憐憫他,畢竟Erik也沒有這樣對待他。不過Charles還是可以在這沉默中默默替Erik哀悼他所失去的一切。

當Erik朝他咧嘴笑了笑之後,他知道自己成功了。“那Xavier,你是怎麼看我這些機械義肢的?”

“你充其量不過就是一堆廢鐵,Lehnsherr。”Charles板著臉說,隨後又爆發出一陣笑容。Erik輕輕錘了他一下。

“在我決定把你丟下船之前趕緊把我們載回去。”他踹了一下Charles的座位。

Charles搖著頭,不過還是照做了,小心翼翼地把小船開向遺產號,船底的艙門敞開著,像是在迎接他們的回歸。Erik坐起身子穩住搖擺的船身,他們一前一後,默契地拉動兩側的繩索,把小船重新拉回船艙內。安全返航的他們重新收好了船帆。
“謝啦。”Charles話的還沒說完Erik就朝他伸出了手,協助他從小船中爬出。地板上的艙門再次緩緩關上。“我真的...這太有趣了。”

“有趣。”Erik隨口重複了一次,像是在回味什麼。

他握著Charles的手,拇指在Charles的關節上摩挲。視線移向Charles的臉,盯著他的雙唇,看得Charles心慌意亂,他下意識地避開了,接著Erik彎下了腰——

“你的頭髮上有冰塊。”Erik低語,近在咫尺的距離幾乎讓Charles可以細細品味這字句。接著他伸手刷掉了粘在Charles頭髮上的冰渣。勾起嘴角,笑意在他的眼中蔓延,“一小時後,晚飯見。”

然後他起身離開了。Charles一人孤零零地留在船艙底部,像是還沒從彗星晃眼的光芒中回過神。Erik那離自己幾釐米都不到的唇瓣,一直在他的腦海中一遍又一遍地回閃。
引用 URL
http://singleness.blog132.fc2blog.us/tb.php/68-9d3a641d
引用: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