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4.28

[授權翻譯][NC17][EC无差] Continuing Education II

Category: Cherik

*
“如何,”Charles說,“並沒有想像中那麼糟吧?”

他們從本科生的研究座談會回來之後坐在Charles的辦公室裡。Charles坐在自己的辦公桌後,心情愉快地看著Erik坐在平時自己的學生所坐的位置。Erik修長的床腿交疊在一起,交叉雙臂抱胸,懷疑自己究竟能不能在世界上找到第二個正在他面前和他說話的活人,像Charles Xavier這樣的。他們不過是剛結束一場模擬的思維實驗。

“糟糕透頂。”Erik說,“整整兩個小時。有這麼多時間我都夠改四篇論文了。”

Charles的聲音聽上去雖然帶著喜悅,不過還是透著一絲絲失望。“然後你就會像現在這樣抱怨那些論文了。”

“至少那都是高端的錯誤。究竟是什麼樣的生物教他們用這種研究方法的啊?”剛才他看見的幾個研與分析法著實讓他覺得尷尬不已。如果Erik也像那群人一樣犯這種錯誤,Shaw一定會——Erik給繼續往後腦補的大腦按下了暫停。

“至少你也挺過來了嘛。”Charles溫和地說。Erik需要重新給自己一點時間反應,他們正在討論的是那個該死的本科座談會,而不是Shaw,“再次感謝你願意幫助我。”

“我只是說了我會去。”Erik糾正了他,“並不是說我會幫你評判那些要命的東西。”

他確實答應了會來:這是不諍的事實。然後,他在會場門口,還沒走到第一個展臺,就被一群正在讀本科的緊張兮兮的調查人員團團圍住。然後Charles開口詢問——也有可能這是打著提問的幌子——“你介意幫我審核一下這些條目嗎?”

等Erik反應過來要抽身離去時已經太遲了,他只好接受了Charles的請求,留下了。獲得的好處呢,顯然就是來自Charles的讚揚。現在Erik可以更加肯定這一點。

“謝謝你今天所做的這一切,Erik。”Charles說,“在你這些寶貴意見的幫助下,可能真的會有學生對於科學產生更深的領悟,重新修改他們的方案呢。說不定這裡還有你未來的同事。”

“上帝,我希望別。”

Charles一言不發,只是靜靜地看了他一眼。他把自己的指尖抵在他紅紅的下唇上,這麼豔紅的顏色十有八九是被他自己咬的。“Erik,你喜歡這裡嗎?”突如其來的問題把Erik問了個措手不及。

“不壞。”Erik小心地措辭,尋思著是不是又要踩到地雷陷阱。

“很好。”Charles說,“我付出那麼多努力,只希望你可以把MIT當成自己的家。我相信你一定能夠在這裡取得卓越的成就,但這同時也意味著你得和其他的人合作。”

“我已經帶了幾個研究生了。”Erik從Berkeley過來時帶了兩個學生,再加上MacTaggert強塞給他的兩個——Pryde還有另一個名字被Erik選擇性遺忘的人,“同時我也參加了你堅持要我去的座談會。”
“相當刺激對吧。”Charles說著的同時又咬了一下自己的唇。他總是這樣咬自己的下唇,看得Erik都有點替他這一小塊鮮紅的皮肉擔心。Erik的拇指壓在自己的手肘上。“可這還遠遠不夠。你也得關注本科生呀。”

“我已經關注了。”Erik指出,並沒有注意到Charles朝他投來滿意的目光。

“沒錯。”Charles附議,前傾身子,雙銳利的藍眼睛鎖定了Erik,“再次感謝你。”

“反正也不是你雇我來著的。”Erik決定提醒一下Charles,以防他忘記了這個事實。

“唔,說得更貼切些,在你工作談話之後,我給你投了一票。我知道這一票並沒有浪費,希望你能在這有所發展。”

Erik聳聳肩,把交叉的雙臂放了下來,伸手抓起Charles桌上擺放的那小小的金屬雕像,就像是第一次見到一樣在手中把玩。雖然以他的能力來說,雕像的每個細節他都諳熟於心,但是只要一踏入這個房間他就控制不住自己的手,就像條件反射。Charles太瞭解Erik了,就像是瞭解其他的東西一樣,知道所有知道的一切。

過了一會Erik把雕像放了回去,金屬咔嗒一下立在拋光的桌面上。他把手肘支在自己的大腿上握緊了雙手,往前探著身子縮短和Charles之間的距離。

Charles並無退縮的意思。這太不可思議了,無論是他看上去屈服於Erik的威壓,或是在同事面前進行的爭論,Charles好像都是有意讓他獲勝的。Erik過去可從來不會和那些與自己的意圖背道而馳的東西對著幹。包括人也是。

“給我投的那一票。”Erik問,“你後悔了嗎?”

Charles朝他露出了一個介於狡猾與溫和之間的笑容。“沒有。”他說。不過可以肯定的是Erik離開California時並不後悔。他毫不猶豫地抓住了這個機會,哪怕現在的Boston正值寒冬。

Erik又往前挪了挪,他們之間的距離變得更短。他不顧尷尬,抓住了Charles擺在桌上的手。總是喜歡穿著舊式羊毛衫和卡其褲的Charles雖然看起來很柔和,但是卻透出意外的穩重與幹練。柔和的他能夠說服Erik來參加本科生的活動;精明幹練的他也能恰到好處地鼓勵Erik融入他人。

“如果你知道我的到來只會讓你的生活變得一團糟,為什麼還要給我投票?”Erik繼續湊上前。他想知道Charles會說什麼,想知道Charles會不會說出他在腦海中推演的那些話,會不會旁敲側擊指出自己是通過裙帶關係獲得這個職位。

“你是一個傑出的學者。”Charles說。Erik能感覺到他話中帶著責備,像是在抱怨Erik眼中的他竟然是這般不堪,“我給你投票是因為你身上的優點。說實話,Erik你已經不是一個需要這種保證的學生了。”

有什麼東西在隱隱作痛,但Charles的形容準確無誤。

“好吧。”Erik說,“至少你開起來還是很高興。”

Charles聽上去十分滿意。“我確實很高興。”

尷尬的氣氛持續升溫,溫暖的感覺帶著不適,從他的肋骨向外蔓延。他分不清這究竟是Charles的讚賞,還是他本身的喜悅,抑或是兩者皆有。他隱隱約約地渴望能夠獲得更多,但當他的願望逐漸凝聚成形時,他開始不斷提醒自己這不是Shaw。他不是十二年前那個逼迫自己做出那個決定的人。

最終,Charles靠回椅背,Erik也無意再繼續這樣。他們之間緊迫的距離再次拉開,恢復了先前最開始的樣子。可Charles內心中的欣喜依然沒有消失。

“如果我贊同利他主義的重要性,你估計會更高興。”Erik想來想去只想出了這句話。

Charles的笑裡帶著沮喪。這個樣子真的很難看出和Erik一樣優秀的Charles其實與他年紀相仿。“我也說不準。”

“唔。”Erik只拋出了一個音節,接著推開椅子起身,單肩背起自己的皮包,“我還有東西要寫。再見,Charles。”

“明天見,Erik。”Charles說。Erik收起了在Charles一向不看好的傲慢的態度。他或許真的是對的。

那就明天見。

“別忘了ANA①。”Charles補了一句。他知道Erik又準備逃避,“這週末。”

“是啦。”Erik的大腦幾乎都要否決了這個發佈會了,“我大概會去吧。”

Charles嘴角上揚,露出了一個似笑非笑的表情。

譯注:
① ANA全稱為American Neurological Association,即美國神經病學協會。
引用 URL
http://singleness.blog132.fc2blog.us/tb.php/69-38f4f35c
引用: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