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5.05

[授權翻譯][NC17][EC无差] Continuing Education IV

Category: Cherik

*
翌日,他在Charles的床上醒來,花了好一陣子才反應過來昨晚究竟發生了什麼。Charles呼吸平穩,溫熱的體溫靠在Erik身後,寬厚的手掌貼在Erik光裸的肌膚上。Erik抵抗著宿醉帶來的頭疼,掀起被子的一角坐在床沿開始穿衣服,他的動作把Charles驚醒了。

“你沒必要走的。”Charles躺在床上迷迷糊糊地說著。Erik回頭看了一眼他,頭髮亂糟糟的,臉頰上還有枕頭留下的淡淡壓痕。

Erik穿好褲子把褲鏈拉上。“當然有必要。Charles,就當這事從來沒發生過。你懂我的意思吧?”

Charles坐直了身子,睡眼惺忪的他擺出一副嚴肅的神色。他總是無微不至地關照Erik,儘管對方對此並不領情。Charles只是說了一句“當然。”,Erik分不清這究竟是他的妥協還是無可奈何的不滿。

“你要走了嗎?”Charles問。

“當然。”Erik拿上他的錢包和外套,不再理會赤身裸體的Charles,並沒有注意到自己其實盯著Charles身上的雀斑以及肩上若隱若現的痕跡看了很久。

等他回到了自己房間所在的樓層,他才意識到自己忽略了那麼多東西。口腔中殘留的酒精與性事後的味道帶著陳舊的苦澀,他刷了兩次牙才把它祛除。他還沖了個澡,用酒店沐浴露清冽的花香覆蓋了Charles的氣味。Erik站在噴頭底下,抬頭看著花灑,幻想著要是能在這裡沖上一天,或許等他們踏上回程再次與Charles相見時,兩人都能將這件事情遺忘。

Erik用酒店的咖啡壺給自己泡了好幾杯咖啡。他換上了量身定制的西裝,簡潔筆直的線條,將一切都隱藏在絕對的控制之下。並沒有注意到眼睛下厚重的黑色痕跡與下巴上零星點點的胡茬。

今天是年會最後一天。Erik是下午的飛機,這意味著他只有兩個小時吃早餐和觀看展報。他在五花八門的展板間漫無目的地徘徊。他在找Shaw,抱著希望能在下一個轉角就能看見他站在那兒的期待,尋找著這個當他湊上前去絲毫不會將他放在眼裡的人。Erik只是想證明自己罷了,他不虧欠那人什麼,從來都不。

結果並沒有讓他如願。他提著自己的行李把它們塞進計程車後箱離開前往機場時,只有某種失望的情緒在內心中暗流湧動,如此的安定讓他心神不寧。有那麼一瞬間他竟然忘了自己飛機上的位置是緊挨著Charles的,直到他登機之後看見Charles站在過道上把他的背包和外套往行李架上塞時才想起。

“這是我的座位。”Erik默默地說。

“嗯,我知道,我給你挑的嘛。如果你喜歡,你可以坐靠過道的位置。”

Erik只是搖搖頭,估計這就是這段旅程裡唯一會和Charles說的話了吧。Charles的樣子看起來比Erik要好得多,臉頰紅潤,雙眼明亮,看起來容光煥發的,想必昨晚有個品質良好的睡眠。最終他們就這樣擠在一起,雙方的手肘都在爭奪扶手上的空間(Charles最終還是讓步了)。

客機把他們兩人困在一起,密不透風的金屬外殼內裹著一層塑膠的艙壁。Erik無法避免與Charles接觸,只能一個勁地往舷窗邊上縮去。還好,現在Charles已經放棄了爭奪那座位的扶手,他正端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測正在看飛行雜誌。Erik換了個姿勢尋找能伸展自己雙腿的位置,尋找能夠讓自己暢快地呼吸的空間,可他根本找不著。

飛機晚點了,他只好靜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等待起飛。在這期間,機組人員已經不止廣播了一次道歉。他現在真的由衷的覺得,早知道事情會這樣,當初就應該搭那該死的火車回去。Charles揉了揉自己的太陽穴,臉上的肌肉有些扭曲,也許宿醉的影響比他看起來還要嚴重,也有可能是周遭這些急躁的乘客對他帶來了負面的影響。

當然更有可能是Erik的想法對他帶來的影響。昨晚的那件事根本不能就這樣輕易地埋沒,對於Charles來說,這根本不可能。Erik很欣賞Charles的變種能力,但這從某種意義看,它的本質還是帶有侵略性的。Erik確信,他不可能知道。昨晚他肯定已經知道了;甚至是早在兩年之前,Charles與他第一次在伯克利的講座上見面,他就已經知道了。昨晚他願意與Erik共度良宵的理由只有一個。就像是去年秋天,他給他打的那個電話,用那高貴的嗓音問他,我們現在可以申請高級助理教授,你有興趣嗎?

“我知道,你雇用我的理由只是為我的身世感到遺憾。”當飛機的引擎全速啟動之後,Erik說。

Charles坐在晃動的客艙裡,看著窗外不停向後退去的景象,愣住了。輪子離開地面的一瞬間給飛機帶來了離心的失重感。

“然而並不是這樣。”Charles說。音量小得幾乎要聽不見。

之後剩下的航程裡,他們兩人一句話也沒有說。

只剩下尷尬的沉默。當然更糟糕的是他們兩人下飛機之後,還得一起走去打計程車的地方。在飛機上至少他們還可以裝出一副全神貫注的樣子看看書,閱讀雜誌,但現在他們手邊什麼也沒有。那件過去從未發生過的事情就像一條繩索,把他們兩個人緊緊地捆縛在一起。

Erik讓Charles先上計程車,看著Charles把自己的手推箱交給司機,然後和司機愉快地東拉西扯了幾句之後打開了車後座的門。他佇在那兒,手還扶在門框上,欲言又止地回頭看看Erik。但他什麼也沒有說。最後他們相視一望,Charles鑽進了計程車裡,就此分道揚鑣。
引用 URL
http://singleness.blog132.fc2blog.us/tb.php/71-85706b73
引用: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