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5.06

[授權翻譯][NC17]To Rattle the Stars VIII

Category: Cherik

新生的恒星在無數的星塵環繞之下形成,在千萬光年以外燃燒,直到晚飯之前才逐漸平息。Charles這現在就像一個擰緊了發條的鐘錶,不停在廚房裡忙碌。現在這個狀況就好像是以前他駕駛著太陽能衝浪板四處徘徊,但這一次,他很明確自己的目的究竟是什麼。萬事俱備,只欠東風。

Erik和他並無過多的交集,只是像往常一樣,用尖利的言辭挑戰Raven的權威,偶爾也會在給他們裝飯時候與其他的船員開幾句玩笑。Hank過來找過他幾次,自顧自地在那兒說一些他最近新做的筆記,但Charles一直在專注于給船員們乘湯,並沒有在意他說的話。

後來是Hank重複了好幾次同樣的話,Charles才回過神來。“Charles,你還好嗎?”

“很好。”Charles不假思索地說。Hank十分懷疑地看著,用腳去想都猜的出Charles說的這句話並不是發自內心的。“真是漫長的一天。這些天也是,如此漫長。”

“所以他們一直讓你忙這忙那嗎?”Hank拿起兩個今晚供應的酥皮面包,“加入這趟旅程你後悔了麼?”

“當然不。”Charles理直氣壯地回應了Hank。Charles看著Hank,莞爾一笑。“雖然確實是有不少工作,但十分不可思議的是,我卻樂在其中。”

Hank欣慰地笑了。“說來也是。等我們到了——”他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停下來清了清自己的喉嚨,“等我們到了目的地,一切會變得更好。”

“但願如此。”Charles眨著眼睛說。

“博士,別擋道。我們這有不少人可是實實在在地忙活了一天呢。”Cain用肩膀把Hank擠去一旁,魁梧的身形把原本就狹小的廚房填得更滿了。

“Cain。”Charles冷冷地和他打了個招呼,朝著滿臉歉意的Hank點了點頭之後,Hank就匆匆縮回了食堂裡。現在的Hank和Charles一樣,對於Cain在船上這一事實並沒有太多的驚訝。他只是盡其所能地避免與Cain接觸——可惜,Charles就沒有那麼幸運了。

“我看見你今天和Lehnsherr一起去駕駛小艇了。”Cain假裝思考應該拿取哪片麵包的同時說著,“看上去你很開心。”

“確切地來說他是我的上司。”Charles克制住自己想要把託盤往繼兄臉上砸的衝動,機械地回答,“他今天本應監督我工作。但他卻決定教我點別的東西。”

“當心,Charlie。”Cain悄悄地警告他,他的眼神竟是出乎意料的友善,“這裡不是Montressor星,並不是每個人都像你所見的那樣熟悉。如果你錯信了不該信任的人,那麼。”他邪惡地笑了笑,眼睛裡閃爍著寒光,“你會死得很慘。”

“我還指望你能在這裡學著怎麼好好講話呢。”Charles夾起麵包卷放進Cain的盤子裡,冷漠地提出了自己的建議,“真是糟糕透頂。”

“別說我沒提醒你。”Cain輕笑兩聲,大發慈悲地沒有計較Charles說的話,低頭從廚房裡出去回到食堂裡。Charles看著他的背影思考,他今天竟然沒有把他敲得不省人事再離去,實屬難得。

他習慣地往Erik的方向看去,說服自己事實並非如此。Erik目送Cain離去,黯淡的目光讀不出內心的情緒。有這麼一瞬間,Charles覺得自己就坐在Cain和Erik這兩個不知何時會爆炸的火藥桶之間。

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重新放回手頭的工作上,要是不好好儲存這些剩餘的麵包,明天一早Erik肯定又要教訓他了。沒過多久就因為溜出來偷麵包的夜行者而被迫停下了他的工作,等他終於把啃得只剩半個的麵包從夜行者嘴裡搶過來時,一旁的Erik已經從廚房離去,回到了食堂裡加入了其他船員的活動。

帶著些許的失望,Charles裝好自己的晚飯和Hank一起坐在桌子的末端,聽Azazel講述他年輕時在艦隊裡的往事。換做是以前,Charles也會像一樣興致勃勃地聽他們講故事,但今晚,他的思緒卻在百萬光年之外——或者說,也僅僅只是在食堂的另一端。

等他吃完之後,偷偷溜回了廚房裡,開始埋頭洗盤子。Azazel走進來輕輕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船長在她的辦公室等你。”他向一臉困惑的Charles解釋道,“你可以回來之後再繼續洗盤子。”

當他到了辦公室門前,Raven已經等候多時了。“請進。”聽見Charles的敲門後,她輕快地說,雙手別在身後背對這他,站在安全地鎖著星圖的保險櫃之前,“Xavier先生,我相信你對於這趟旅程還是挺享受的吧?”

“是的,長官。”Charles如實回答,嘴角不經意地向上翹起,“確實如此。”

“很好。”Raven點點頭,“隨著我們離目的地越來越近,我希望你能夠對我們這群魚龍混雜的船員們保持警惕。迄今為止你還沒有發現任何異常的事情發生吧?”

Charles皺眉,搖了搖頭。“沒有,長官。”他其實有看見Azazel和幾個船員發生爭吵,但都並不是十分嚴重的過節,也就是幾句簡單的牢騷罷了。“Erik總是讓我忙個沒停,所以大多時候我也顧及不到那麼多。”

“那我們的尊敬的膳務員最近如何?”Raven在保險櫃之前踱步,“你覺得他的為人如何?”

Charles眨巴眨巴眼睛。“我挺享受他在我身邊陪著我的,長官。”他慢悠悠地說,“我從他那兒學了很多東西。我很高興你安排他監督我的工作。”

“唔。”Raven陷入了沉思,“總而言之,繼續保持密切的觀察,特別是對於他。這群船員我依然是信不過。”

“我相信如果他們要是圖謀不軌,在離開Crescentia之後就應該有所行動了。”Charles指出,過了一會又加了一句,“長官,可現在都已經過去兩個星期了。”

Raven淺淺地笑了,金黃色的瞳孔反射著跳動的火光,身上藍色的鱗片在昏暗的光線中透出若隱若現的黑,在她的臉上打下了重重陰影。“既然你這麼在乎Lehnsherr先生教導你的那些事,那麼現在也請聽我一言:Xavier先生,鑒於我們現在正在人跡鮮至的,不曾有人踏足過的航路上行駛,特別是和一群來路不明的船員一起,保持警惕總沒壞處。”

“畢竟你才是船長,長官。”Charles謹慎地說,“我會時刻保持警惕的。”

“當然。”Raven十分肯定,“非常好,Xavier先生。希望明天一早能看見精神飽滿的你。”

“好的長官。”Charles露出一個笑容,“晚安。”

Charles沿著樓梯回到了黑暗空曠的食堂裡,借助著廚房透出的光小心翼翼地繞開桌椅。他站在門口停下了,準備繼續清理成堆的碗碟。接著他驚訝地看見衣袖卷至手肘的Erik,背對著他正哼著小曲在洗盤子。

他不緊不慢地抬眼看了看Charles。“談得開心嗎?”

“抱歉。”Charles走進廚房裡,搬過另一張板凳坐在Erik對面,抱起一摞盤子,“剩下的我來吧。”

“沒關係。”Erik被Charles的道歉逗樂了,把手中已洗乾淨的盤子放好。“你以前都會按時完成你的工作。不過現在看來船長的命令比洗盤子重要的多嘛。”

“我知道負責任這幾個字怎麼寫,我又不是小孩子。”Charles乾巴巴地回答。

“不過你是一個問題少年。”Erik尖銳地指出,眼睛在廚房澄黃地燈光下閃閃發光。

“我就不該告訴你的。”Charles朝他大吼,笑著把肥皂朝Erik丟去。夜行者趁機抓住了這個機會,把溫熱的肥皂水潑在他們兩人身上,接著趁著Erik來抓他的空檔變成各種各樣的餐具,每一次都從他的機械手裡溜走。有幾次Charles幾乎就要抓住他了,但他變成了一塊光滑的肥皂,從他的手裡滑了出來,笑嘻嘻地飄在半空中。

“總有一天我要把你鎖進冰箱裡。”Erik厲聲警告,但夜行者知道這並不是真正的威脅。他變成了一大塊冰,朝著Erik吐著粉紅色的舌頭。

Charles看著氣急敗壞的Erik,抓了一手的泡泡糊了他一臉,夜行者飄在他們頭頂,看著Erik臉上白花花的泡泡鬍子,咯咯地大笑。Erik眯著眼睛,環顧四周,等Charles反應過來時才發現自己也被Erik糊了滿頭的泡泡。接下來就變成了毫無目的地用肥皂泡泡塗滿對方一身的戰鬥。夜行者飄在他們頭頂,時不時地也會插上一腳。

Charles幾乎都快摔倒水槽裡了他們才停下了動作,地板上到處都是飛濺出的水花。他羞怯地看了看Erik,用毛巾把手擦乾之後繼續處理剩下的髒盤子,邊上整齊地堆疊著一摞摞已經洗淨的碗碟。

“我們那傑出的船長找我們這暫住的小子到底有何貴幹?”Erik一邊進行手上的工作,一邊問他。Charles把自己的視線從Erik寬厚的手掌上移開。

“沒什麼。”他說。裝出一副漠不關心的樣子,用眼角的餘光偷偷瞥了一眼Erik,“她只是想知道我是不是整天遊手好閒的。我告訴她托你的福,這麼多的工作量讓我幾乎沒有喘口氣的機會。”

Erik輕輕哼了一聲,小心翼翼地把碗碟堆好。“這是培養你良好的品格。”他輕描淡寫地說,似乎對這個話題的興趣也就到此為止。只是出於禮節性地回應,並沒有指望Charles會有所回應。

Charles尊重Raven,但此時此刻,他認為比起Raven,自己果然還是對Erik的瞭解會更深。他把最後一個杯子擺好,然後伸了個懶腰,舒展他那長時間保持同樣姿勢的背部。

Erik的目光毫不遮掩地掃過Charles身體的曲線。“下棋不?”

“今晚不會太累了麼?”Charles緩緩地站直了身子,帶著挑逗的語氣問。Erik為了每天晚上的國際象棋對決,已經大大縮減了Charles的工作量——現在這個活動幾乎已經成為他們每晚的日常,每一次都是依依不捨地結束他們的對決,各自去休息。

Erik開口想說些什麼,但卻又停下了,站在那兒直勾勾地看著Charles的頭頂,像是已經忘了自己要說的話。

“怎麼了?”Charles四處張望尋找能夠讓Erik如此專注的東西。

“你的頭髮上還有一點泡泡。”Erik的聲音突然壓低了許多,等Charles轉過頭,等待著他的是Erik那張近在咫尺的臉,微微附身用抹布清理Charles頭上的泡沫。他低頭對上Charles那比整個星系還要深邃,蘊藏的秘密比整個宇宙還要多的視線。“這裡。”

Charles呼吸急促,此刻的Erik真是讓人難以置信的焦躁不安。也不知道是誰先踏出的第一步,最後他只知道他們之間那僅剩幾寸的距離都消失在了彼此緊貼的唇間。
引用 URL
http://singleness.blog132.fc2blog.us/tb.php/72-5dcd05c6
引用:
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back-to-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