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05.07

[授權翻譯][NC17][EC无差] Continuing Education V

Category: Cherik

兩人精神感應的對話內容用會用引號「」括起
譯注:簡單的來說,在心理學中,把“為了得到某種獎勵而不斷重複特定的行為”這一過程稱之作為正強化。

Chapter 2: Example Two: Positive Reinforcement 案例二:正強化

波士頓的氣溫逐漸開始回暖,儘管寒冷依舊,但也有一絲絲暖意出現—雖然這只是相對而言。出於各種各樣的原因,Charles對於冬天向來沒有什麼好感,永無止境的風雪還有冗長的暗夜,有時比低溫更讓人心生厭惡。

被期中考試與系院內堆成山的工作折磨得精疲力盡的Erik在週六的上午緩慢地醒來。不過Charles好像還是挺享受的。Erik看著貼在身上溫暖的體溫,惺忪地想起那模糊的夢境,警覺地從床上跳起,頓時睡意全無。他和Charles之間,儘管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並不應該這樣,他們又回到了那個時候。

可以肯定Charles還想繼續睡一會,不過清醒過來的Erik從他的臂彎裡爬了起來。這很尷尬,但他們已經像這樣過了一個半月了:Erik把雙腿挪到床邊,坐了起來,抓起自己的衣服開始穿好。

等到Erik用衣服把自己裹得嚴嚴實實之後,他說。“我們沒有上床。”

Charles只是像往常一樣,默認了。

過了一會他也從床上起來,從衣櫃裡拿出衣服換上,只有襯衣與牛仔褲,並沒有外出的打算。一如往常,他週六的計畫就是,和Erik一起呆著,然後送他離開之後,開始批改二十多份論文,最後再修改他最新的手稿。真是一個明智的計畫。

“那,”等他們兩人向文明人一樣穿戴整齊之後,Charles問,“你要留下來吃早餐不?”

“你廚藝爛爆了。”之前答應過這邀請的Erik深有體會。

真是一個徹頭徹尾的謊言。在Charles看來,上次的炒蛋還有烤麵包,真的沒有弄砸嘛。不過他已經預料到會出現這樣的情況,做出了預謀已久的反擊,“你要覺得這樣比較好,你也可以去做呀。看你這麼嫌棄的樣子,廚藝一定很好。”

“你這是在引誘我去幹活。”Erik的脾氣還是一如既往的臭。但最終他也還是站在了Charles的廚房裡,用自己的能力操作烤架還有攪拌缽,沒過一會兩人的盤子就被塗滿了奶油和果醬的超薄歐式煎餅堆滿了。噢當然,Erik推倒桌子對面的給Charles的那個盤子裡的果醬和奶油看起來比自己的要豐盛得多。

“你這是要把我養肥了然後宰掉嗎?”Charles挑眉。

“我知道你喜歡吃甜食。”Erik不屑地說。他在Charles的碟子旁放下一小杯現磨的特濃咖啡,坐好。“怎麼?趁熱吃吧。”

“真棒,Erik。”Charles自言自語,更多的是稱讚Erik付出的努力——當然對於Erik做的食物,他不用嘗都知道,那是佳餚。

Erik只是固執地用沉默回應這讚揚,等到Chalres開始進食之後自己也跟著開始食用。他們的餐桌看上去很安靜,不過Charles和Erik一起用餐,早就已經習慣性地無視了他內心那紛紛擾擾的雜亂思緒。

很快,Erik吃完了他的早餐,把平底鍋和盤子留給Charles處理。當然Charles也會思考作為回報,Erik會不會讓他口一個,或者是選擇一些其他他喜歡的方式。這些揮之不去的可能性,帶著誘人的希望,纏繞在與Erik度過的剩餘的時光裡。Charles總能在它們變得更加古怪之前適可而止。

“再次感謝你。”他對Erik說著。Erk簡略地點了點頭,在心中又重複強調來了一次,「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所以我們不會討論它。」“那麼,週一見。”

“當然。”Erik把自己的大衣從門後的衣架上拿起。現在Charles已經學會,不去指望那個不存在的吻別了。

週末剩餘的時間過得還是相當充實,週一回去之後Charles覺得這幾天過得還算滿意的。一周之始意味著又有了新的待辦事項,研討會的工作越來越忙碌,幾乎要超出Charles的掌控範圍。下一年的ANA年會他將要出任規劃委員會,他還要帶研究生,給本科實驗室授課,更別說他還申請了三個資助項目。

Charles雖然不討厭這樣,但是他有時候還是挺嫉妒從來不會參加這種活動的Erik。至少他嫉妒Erik一直都有足夠的時間進行自己的研究。

當然咯,自從Charles看了Erik這學期的活動表,他真的覺得Erik應該更加積極一點。雖然他的終身教授已是板上釘釘的事,但在同事之間樹立良好的形象十分有必要——同時這也可以避免委員會的人臨時改變主意。看來Charles真的得做點什麼。

所以在某天的下午三點,Charles敲響了Erik辦公室的門,他知道Erik一定會在那兒,寫東西。Erik向來都會嚴格遵守他的時間表。

“請進。”他聽見Erik這麼說之後,Charles推門而入。

“有事嗎?”Erik的視線沒有從顯示幕上移開。他有兩個顯示幕,一個是用來看文檔,另一個是用來分析核磁共振成像的。Charles忍住了湊上去查看螢幕上的資料的衝動,不然他在這耗費的時間就遠不止這點了——毫無疑問,這一定會上升成學術的爭論。感覺精神被入侵之後Erik十分焦躁不安——不過如果他真的想要一個人呆著的話,他不會讓Charles進來的。

Charles就是這麼安慰自己的。(作為一個精神感應者,對於這方面他還是相當自信。)

“下周在研究生學院會舉行本科生的研討會。”他坐在Erik面前的椅子上說道。Erik辦公室裡的這張椅子是全系院裡最不舒服的一張,沒有人想在那兒多呆一會,不過Charles能應付得來。

“所以呢?”Erik盯著螢幕,皺眉,“你是本科生主席,我相信你會處理得過來的。”

“我也相信你作為教授,如果你想要加薪或者晉升,也應該更加活躍一點。”

至少,這番話還是成功讓他露出一個不為所動的表情。Erik停止了打字。“可以肯定的是,那些微不足道的加薪不足以說動我,讓我去參加你的研討會。”

顯然,這種級別的勸說是行不通的。

“關上門,Erik。”Erik的順從讓他驚訝,金屬門把轉動了一下關上了。Erik的反應向來不慢。Charles探入Erik的意識中,發現他的注意力幾乎已經從電腦上全都轉移到Charles身上了。有意思,Charles想。看來這方法可行。

“幹什麼?”Erik搶在Charles開口前問道。

“那並不是我來找你的真正原因。”Charles說。他從椅子上站起,繞過Erik的桌子,指尖慢悠悠地在桌面上劃過。Erik的目光一直追逐著Charles的手指,等他完全走到桌子後面時,Erik把自己的椅子轉過去,面向Charles。兩人之間的距離僅剩幾英寸。“還有,你真的得把門鎖上。”看著因他的建議而不禁揚眉的Erik。

“很好。”Charles輕聲說。跪了下來。分開Erik的雙腿,欣喜地看著並不拒絕自己的Erik。Erik的肌肉十分緊致,但又不會過分的結實,精瘦得恰到好處。Charles享受脫掉Erik精緻的西裝,讓那些原始的肌腱與交織的線條展露出來。如果讓他來脫掉Erik的衣服,他會感受到當自己的手指遊走在Erik的小腹時,那包裹在纖維之下震顫不已的軀體。他的手指悄悄攀上了Erik的褲子。

“你能幫我把它脫掉嗎?”Charles問。Erik默默地照著做了,卡扣在Erik精確控制之下打開了,“還有你的拉鍊,很好。”Erik也接著做了,內心雖然十分頑固地抵抗,但隱藏在顫抖之下的歡愉還是讓他服從了命令。他已經硬了,性器頂著平角內褲,從褲縫中凸起。Charles享受地看著顫抖的Erik不停喘息,即將失控地他說“Charles。

“噓。”Charles小聲地說,指甲劃過Erik下體的輪廓。Erik斷斷續續地喘息著,臀部不由自足向上抬去,急不可耐地渴求更多。如此精妙的瞬間。

他小心地湊近Erik那仍包裹在平角內褲之下的性器,嗚咽的聲音不經意地就從口中溜出,意識幾乎要融化在無盡的歡愉之中。Charles欣然發現,他如果讓Erik做這個,或是讓他來做,Erik都會答應,微妙得不可思議。Charles將自己的意識輕輕刺入Erik的腦中,確保情緒越來越激昂的Erik並沒有陷入一些糟糕的回憶。他把Erik的內褲脫下,將鬆緊帶卡在Erik的囊袋上,將Erik含在口中。

Erik輕哼了幾聲,像是某種強化(reinforcement),鼓勵Charles繼續他的動作。他品嘗著Erik略帶鹹濕的皮膚,深陷其中。但這仍不夠——遠遠不夠。他只是吮吸著頂部,舌尖抵在敏感的底面。他抬頭看著睫毛輕顫的Erik,正低著頭,興致勃勃地看著自己,握著扶手的指尖有些隱隱發白。

他繼續保持著這個姿勢,直到Erik開始急促地抱怨,他才把剩餘的部分全都吞入口中——反正是盡他所能地吞下了Erik那傲人的尺寸。Erik的手緊緊扯著Charles的頭髮,力道恰到好處。Charles並不在意,他把自己全身心地投入這之中,他跪在地上,頭部在Erik的兩腿之間上下擺動,氤氳的濕熱裹在那下體上。

最美妙的部分當然還屬向來能夠良好地克制自己的Erik開始不住把自己的頭向後仰去,脖頸優雅的曲線展露無遺,臀部不經意地向Charles口中推送,他的手掌時而緊握,時而鬆開,只想從這之中解脫。Charles的下巴有些隱隱作痛,但要把它完成還是綽綽有餘。

來吧。」他這麼說著,不一會,Erik就射在了他嘴裡,溫熱的液體有些淡淡的鹹味。Charles毫不猶豫地把它們全部吞下,繼續舔吸Erik兩腿之間微微跳動的陰莖。直到他退出來之後,抬頭看見雙頰緋紅的Erik,把自己的頭髮揉得蓬亂。

他最後舔了幾下,把自己的唾液和滴落的精液清理乾淨。Erik微微顫抖,低頭看著他,歡愉讓他的眼睛泛著光,高潮的餘韻讓他眼前發白。還沒等Erik動身,Charles從Erik桌上的紙巾盒裡抽了一把紙巾,把剩餘那些粘膩的體液擦了乾淨——儘管Erik還是覺得沖個澡會更舒服。一個絕妙的暗示,Charles想,毫不在意已經有些麻木的雙腿,蹲坐在自己腳後跟上。

Erik的手有些痙攣,或許只是想要克制住無疑是撫摸Charles頭髮的衝動。其實Charles並不介意這些,但Erik會——Erik介意很多東西,Charles還有很多需要慢慢瞭解。他介意談起這些事,哪怕是Erik在週末偶爾會去Charles家裡,或是在Erik的辦公室之中,甚至有可能還會在Erik空曠的公寓裡做。比起說些別的東西,Charles只是靜靜地讓Erik平復自己的呼吸,就這樣看著,讓自己不要刻意地舔嘴唇。

“我會參加你那愚蠢的本科生的活動的。”Erik最後如是說。

Charles微微一笑。
引用 URL
http://singleness.blog132.fc2blog.us/tb.php/73-dd6a8840
引用:
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dot 2017.06.25 23:16 | 编辑
只对管理员显示
 
back-to-top